追求超薄的极限 “隐性的”复杂腕表之二

2022年5月6日 作者 Demo5

【技术分析】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传统机械钟的黑暗时代。这一时期,应时人对超薄廉价机芯的追求胜过机械钟。应时机器在一定程度上确实有很大的价值。但近年来,随着制表技术的不断发展,传统机械钟重新受到重视。超薄机芯和超薄手表又换上了新的,尤其是超薄的同时还融入了新的复杂功能,进一步增加了这种“看不见的复杂”的难度。

从更大的钟表、怀表到腕表,体积的集中本身就是一种技术进步。随着潮流的更新,如今那些轻巧精致的超薄腕表也逐渐成为社会上热爱手表的人的必备。上一篇文章的编辑给大家看了几款超薄时计的基础表。下一篇文章主要涉及超薄和陀飞轮这些复杂功能的整合,三问等等。对于大多数机械表来说,要实现简单的超薄,可以通过做更薄的机芯夹板、缩短轴、改变摆等方式来降低机芯的厚度。然而,当制表师将零件变薄时,如何确保其耐用性和稳定性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在这里,我们来看看各大品牌是如何完成这个艰难的过程的。

百达翡丽5940金表

百达翡丽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优雅精致的外观和耐用强大的内部功能。在钟表界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是表迷们向往的手表之一。在包括陀飞轮、三问报时、两秒计时等功能超级复杂的系列腕表中,万年历腕表无疑是最实用的,它会根据具体月份的变化始终显示正确的日期。百达翡丽5940集成了最全面的功能显示。

这款手表有一个18K金的靠垫形表壳,长44.6毫米,宽37毫米。从实用的角度来看,手表合理划分的表盘显示了手表最全面、最复杂的功能,如三点钟的月份和闰年循环、六点钟的月相显示和日期、九点钟的星期显示和24小时表盘。每个小表盘都得到了充分的利用,不愧为表中之王。表盘边缘配有黑色轨道转移分钟刻度。当指针开始在这个金色的背景上转动时,它能唤起人们对过去时光的回忆和对宁静时光的享受,再现复古的魅力。

这款腕表的Caliber240Q机芯由百达翡丽复杂功能腕表工作室自主研发。它由275个独立零件组成,但其厚度仅为3.88mm。原始基本机芯设计于1977年,夹板中嵌入了22K金迷你摆轮,厚度为2.53mm。可以推断,可以显示四年闰年周期和模仿月线轨迹的万年历装置的增加仅增加了1.35mm,日期可以根据不同的月份进行调整,以及闰年的2月29日。它强大而复杂的功能并没有阻碍纤薄的理念,这种伟大的工艺在钟表界所向披靡。

Constantine Patrimony当代Calibre 1731超薄三问腕表

每个品牌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展示超薄腕表,江诗丹顿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当一束光线凝聚在这块手表上,旋转360度欣赏时,你会被它深深吸引。18K5N玫瑰金表壳闪耀金属光泽。透过蓝宝石水晶玻璃,乳白色表盘上的每一个刻度、字母、logo都是制表师的精心之作。马耳他标志彰显了品牌的传统。手表在八点钟位置有一个古怪的小秒针,这在PatrimonyContemporaine系列中是第一个,使这款手表在众多型号中脱颖而出。

三问报时器可以根据需要设置小时、整刻和分钟。表盘边缘的时间滑块是表壳中主要复杂装置唯一外露的部分。轻轻拨动滑块,当一锤敲击低音簧片敲响整点时,两锤分别敲击高音和低音簧片敲响整个四分之一,最后一分钟由高音簧片敲响。每次音乐响起,人们都会徜徉在这优雅的时光里。

江诗丹顿的超薄三问腕表绝对没有辜负这个响亮的名字。透过后盖可以明显看出超薄机芯经过了精细打磨,夹板、游丝、摆轮等微小零件在超薄机芯中更加考验制造工艺。机芯厚度仅为3.9毫米,耗时4年打造而成,动力储存长达65小时。比1933年推出的3.28mm机芯略厚,是目前市面上最薄的三问机芯。这款三问报时机芯不仅搭载了复杂的报时装置,还攻克了技术难关,生产出世界上最薄的手动上链三问报时机芯和最薄的手动上链三问报时机芯。

Guet Breguet 5377超薄自动上弦陀飞轮

对于超薄手表来说,已经是高难度了,陀飞轮又是一个高难度。陀飞轮以其独特的运行模式,将腕表的动态艺术美发挥到了极致。当宝玑将陀飞轮嵌入超薄腕表时,你会惊奇地发现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杰作。宝玑手表永远不会让人失望,丰富的历史底蕴造就了品牌的吉迪恩。这款手表外观精致奇妙,内部结构不落俗套。内外结合是一个和谐的整体,其高超的机械感不言而喻。

陀飞轮腕表本身就需要一定的旋转空,宝玑将如此高端的技术融入到更纤薄的表壳中,绝对是对技巧的考验。手表内部的陀飞轮框架和平衡摆轮由钛制成,硅游丝和由硅和抗磁钢制成的擒纵机构使零件更薄更轻。同时,为了将复杂的机械嵌入3mm厚的机芯和7mm厚的表壳,宝玑制表师将铂金自动表盘设置在机芯外围进行双向旋转,不仅降低了机芯的厚度,还保证了操作的精准。这项技术的成功开发使宝玑5377成为最薄的自动上弦陀飞轮腕表。

在高倍显微镜下,制表师们花费了大量心血。每个零件都要经过从切割、抛光到组装的各种工序。每一款腕表不仅是品牌的设计特色,更是制表师们呕心沥血的杰作。超薄手表从侧面看更能体现其视觉冲击力。

除了超薄,这款手表的外观一如既往的吸引人。刻有空古怪“月亮”字尖的著名指针简洁易读,这是每一枚宝玑腕表的基本特征。圆形表盘同时拥有四种不同的手工雕刻,呈现出奇妙的和谐:巴黎镶钻时针表盘,外缘雕刻麦粒,8: 30的蓄力显示雕刻出笔直的人字形图案,菱形图案勾勒出不同的功能区域。表盘右下方的陀飞轮是这款腕表的点睛之笔,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让他们完全陶醉在这种精密的机械结构中。

总结:想象一下,几千年前,人们用日晷来报时。现在,计时工具如此之多,不同类型的手表都显示了其强大的计时功能。这是多么大的进步啊。我不否认,其实很多人喜欢厚重的腕表,因为觉得有分量的表壳戴在手腕上,很有质感。但是,这仍然不妨碍制表师对超薄的追求和热情,或者说人们对超薄极限的欣赏和推崇。这是一种技术上的超越和进步。在外人看来,超薄手表只是实现了从厚表壳到薄表壳的过渡,却不知道外部结构的任何变化都会引起内部零件的巨大变化,而不是简单的压缩。通过这篇文章,希望更多人关注钟表的变化,关注那些一直在路上苦苦挣扎的品牌。(图/文李帅)